方圓電子音像出版社有限責任公司

行業動態

移動學習如何構建組織學習新生態

2016/4/28 16:47:00 作者:佚名

  隨著移動互聯時代的到來,技術對學習的影響愈發顯著。幕課、E-leaning等還方興未艾,移動學習又粉墨登場。作為培訓與學習領域的最新發展,移動學習對于管理教育和培訓會產生什么樣的影響?微課組織的學習方式,學習內容,在移動互聯技術環境下會有怎樣的變化?這是一場對過去學習模式徹底的顛覆與革命,還是新一輪的融合與發展?要想透徹回答這樣一些問題,就需要到最新的移動學習實踐中尋找答案,還應當聚集一批微課學習領域頂尖專家,共同反思與共創。筆者認為應當從移動學習能否解決當前學習型培訓的三個痛點出發來思考。
 
  一、移動學習能否解決現代培訓的三個痛點
 
  1.是組織學習而非個人學習。傳統培訓模式基于標準化的課程與師資,重點放在學員個人發展與領導力的提升。然而,這樣的模式忽視了培訓的主體-企業組織的目標與要求。微課組織學習不同于個人緯度的學習。組織學習需要服務于組織目標的達成,需要反應組織的愿景與使命,需要將組織的整體而非個人作為學習主體。培訓一定要服務于組織戰略與績效達成,已經成為我國培訓界的共識。移動學習是否有價值?首先應當鑒定它對學習的貢獻。移動學習能否提升組織學習的效率,降低學習成本,將學習與工作緊密融合,支持組織戰斗任務的達成,直接服務于企業戰略、業務與組織文化建設,能否將組織的智慧與知識萃取、沉淀與傳承,建設一個自我驅動、敏銳應變的學習學習型組織。這些是評價移動學習價值的重要維度。
 
  2.新新人類不高興。當下的微課培訓對象大部分由互聯網時代的新新人類構成,他們成長在前輩們完全不同的信息環境之中,從而養成了迥然相異的學習習慣。他們更主動積極,更善獨立思考,更輕松而不嚴肅,更問題導向,更尊重自己的感受,愿意尋求生活工作之意義。
 
        新新人類是互聯網的原住民,適合全新的學習環境。過去僵化的、被動的、紀律的、時間空間束縛的、單向知識灌輸的、嚴肅的學習模式,已經無法激起這批學員的學習熱情。移動學習能否提供一個全新的學習環境,充足的學習資源,專家與同伴交流的社交學習社群,靈活的學習時間與空間,個性化的學習內容,適應不同生活場景的碎片化學習形式,游戲化的有趣的學習方法,讓新新人類主動性、探究性的學習。是我們對移動學習抱有的期望所在。
 
  3.學習地圖失效了。多種模式學習環境的差異對傳統學習造成了重大挑戰知識的保鮮期變短,組織新知的產生更多的來自于一線,以教師、專家為中心的知識產生與課程開發的周期長、更新慢。以現有知識體系、崗位勝任力模型為基礎,構建學習地圖,以此為指導進行課程體系與師資體系建設,看起來很完美,然而,一旦落到現實的堅硬地面上,就會像精美的瓷器一樣被打得粉碎。
 
  移動學習能否打破傳統的學習模式,建立起全新的知識建構與傳播的機制,創建組織學習全新生態,適應組織扁平化與網絡化的現實,順應互聯網時代共創、眾籌的新形勢,助力整個微課組織對變化的環境做出更為敏銳的感知與適應?
 
 
  二、構建組織學習新生態——移動學習的理想
 
  移動學習基于移動互聯技術,但又明顯超越于技術本身。技術只是可能的條件,如何在實踐中利用新的技術條件,創造性的提升組織學習的境界,才是移動學習的理想。從平安知鳥的實踐來看,塑造組織學習的全新生態,正是這場變革的核心精義所在。
 
  從學習生態的視角看,需要有主體,學習者與專家、教師;有內容,知識的體系;有機制,既知識的創造與傳遞;有目標,組織愿景與使命的達成,個人的發展與提升;有場景,學習與應用的場合。舊的企業組織學習體系很完整,但是難以適應新的環境與要求,移動學習能否承擔起創建全新生態體系的重任呢,或者說能否有助于推進這樣一場革命呢?
 
  1.從中心化到網絡化。移動學習首先改變的是知識產生的機制。過去知識的產生明顯是以專家、教師為中心的模式,這種知識集權模式導致課程內容僵化、過時、更新慢,不能反應學習者真正的需求,造成無效學習與學習遷移與轉化不足的問題。移動學習推動的方向類似UGC,是網絡化、民主化的知識產生方式,將企業全員卷入到知識的創造與傳播中來。
 
  2.人人是教師人人是學習者。移動學習模糊了學習生態中各種角色的界限,重構了學習生態中的主體關系。過去教師專家高高在上,學員只能接受與吸收,學習者與教授者界限分明。移動學習構建了這樣一個學習社區,在上面不論出身與層級,只看解決問題的專業度,從而在各個領域中涌現出一批專家,他們原來是業務骨干或是管理高手,在社群粉絲的追捧與鼓勵下,他們不僅通過微課案例產生高質內容,還能及時解答學習粉絲的問題。在這樣一個社區,大家具有多元化的身份,在這個領域是專家,在那些領域則是學習者?;诓煌膶W習主題,形成了不同的網絡化社群,網絡社會化的學習方式,將更多的學習者吸引進來。
 
  3.多場景學。碎片化的學習方式擴大了學習的場景,其本質是時間與空間的超越,極大提升了學習的效率,降低了學習的成本。過去學習的主要場景是課堂。E-leaning與幕課的興起部分改善了這一狀況,然而,幕課時間長、局限在PC端等特性,限制了學習的場景。移動學習基于人人擁有的手機平臺,五分鐘為基礎的碎片化學習產品設計,使得學習可以融入學習者生活的碎片化場景之中。尤其反映在學習與業務場景的融合之中。
 
  4.輕、快、趣、準。移動學習在學習形式與體驗上的創新尤為突出,這樣的形式更加適應互聯網新新人類。 主要體現在輕、快、趣、準四個字上。
 
  輕,主要針對新人類懶惰的特點,學習最好是輕松的、容易的,甚至無需學習。移動學習通過平臺提供海量的業務知識內容,以及智能搜索功能,員工在工作中可以輕松找到相關知識內容。移動學習將復雜的學習內容深入淺出地表達,如視頻、PPT、音頻等跨媒體等方式。
 
  快,指學習的速度。知識產生快、傳播快、掌握快。速度正是學習更夠融入業務工作流的核心要素。目標是做到隨時隨地,即刻學習。
 
  趣,是指學習方式的有趣,游戲化、娛樂化、體驗化,在趣味中學習。
 
  準,是指個性化的學習,每個人根據在公司內的崗位與職級,分配不同的學習內容與主題,提出不同的學習要求。學習的內容要與學習者的實際工作緊密結合,以問題的解決為導向,應當是學習者的剛需。
 
 
        在學習的整個過程中,移動學習可以提高信息傳遞的效率,經驗總結傳播的及時性,但是無法替代學習者自身的經驗,主動性的反思、基于反思的概念化抽象化,以及在新的環境中的創造性應用。由此,移動學習并非是一場企業學習的顛覆與革命,更像是企業學習領域新一輪的融合創造與進化,是向組織學習更高境界邁進的關鍵一步。
 
        三、如何玩轉移動學習? 如何使微課內容生生不息?
 
        那就需要組織學習者自上而下與自下而上、專業與非專業的平衡。移動學習平臺的內容哪里來?如何能夠確保微課的質量,還能生生不息,成為一個不斷自我進化與發展的活的系統?這是移動學習實踐的第一難題。
 
  在移動學習起始階段,應當以自上而下的專業化生產方式為主。具體來說就是以平安大學、專業條線的培訓部門為主,先開發出一批基礎微課。微課的來源主要有幾個方面。一是原有課程的轉化。將原有課程體系,包括線下課程、ELeaning課程,按照移動學習的要求改造成3-5分鐘的微課,采用動漫、視頻、圖文、游戲等多種方式。挑選的標準主要是那些知識信息類、制度類、流程類的課程。二是案例課,由培訓部門組織專門的案例萃取工作坊,將業務專家與培訓專家聚在一起,開發案例上平臺。三是高管課、榜樣課,由各機構領導針對中層開發課程,并授課。將分支機構中具有標桿做法的負責人樹為榜樣,由他們將標桿做法開發成微課傳播。
 
  移動學習還能夠與E-leaning、線下課程相互融合,發展O2O混合式學習模式。幕課課程系統完整,但是時間長,且受制于PC端;移動學習易于學習、方便廉價,但是碎片化不完整。幕課可以改造成微課作為導入課程,深入學習在PC端進行。在領導力發展項目中,訓前可以通過移動學習掌握基礎知識,訓中可以采用行動學習在問題解決中相互學習,訓后可以在移動學習平臺進行跟蹤,形成社群化交流互動,幫助學習的轉化與績效的達成。
 
  移動學習看起來很美,但是運營好卻很不容易,對微課培訓團隊轉型的要求很高。培訓團隊需要以互聯網思維來運營移動學習平臺。需要設計移動學習產品,策劃主題活動,提升用戶體驗,激發員工參與。培訓團隊不僅需要具備企業培訓學習領域專業能力,還需要具備互聯網產品運營能力。這對團隊能力提出了全新的要求。培訓團隊需要IT人員,需要互聯網的運營推廣人員,產品的設計人員。
 
  人類發展的歷史往往是由少數戰役所決定的。人類教育與學習領域發展的歷史,同樣受極少數思想與技術突破的重大影響。中國的移動學習正在少數企業探索前行,筆者希望移動學習會成為推動中國企業培訓與學習領域進步的關鍵一役。把莎士比亞的一句話送給新媒體工作者,“凡是過去,皆為序曲。向前看,還有一片明亮的天”。
澳洲幸运10赛车计划